邮箱   搜索 
  地方网站
长宁区文明网->长宁文明网->焦点图片新闻
上海长宁:一针一线绣出“大千世界”
发布时间:2019-07-31  文档来源:上海长宁文明网  关键字:长宁
【 字体:

7月18日,2019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暨古代艺术国际博览会发布仪式现场,画绣作品《观无量寿经变图》被慢慢展开,当这幅长3.85米、宽2.9米的上海画绣作品完全呈现在来宾面前时,众多目光刹那间凝滞了。

作品中,殿宇巍峨,宝树成行,百鸟和鸣,七宝池环绕四周,无量寿佛结跏趺坐于莲花宝座之上,观音、势至菩萨分裂左右,圣众围绕。“西方净土七重栏,七宝庄严数百般,琉璃做地黄金色,诸天楼阁于天连”,一幅画绣,将此情此景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
当众人面对这样一副巨作啧啧赞叹时,始终站在这幅画绣旁边的一位女士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,她就是《观无量寿经变图》的创作者、上海画绣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——叶伟娜。

“一针一线”总关情

东汉许慎在《说文解字》中称:“绣,五彩备也。”“绘,五彩绣也。”由此可见,“绣绘”二字在汉语中是通义的。刺绣和绘画是同源,是为达到共同的艺术效果而采用的不同艺术表现手法。

而“画绣”一词在宋代形成,即画为绣本,绣为五彩,先画后绣,得“画绣”之名。

“‘上海画绣’作为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一个全新艺术门类,它蕴含了苏、湘、蜀、粤这四大名绣的特点,承袭上海本地顾绣的传统针法,融合了各自的特点,再渗入工笔画、水墨画、写意画及油画等的绘画艺术,海纳百川,自成了一门独特的艺术。”叶伟娜性格内敛,可提到画绣,她却能滔滔不绝。

上海画绣作品《手画手》

仔细欣赏叶伟娜的作品,无论花草树木还是人物场景,凡作品一隅,即使是一片花瓣,都要有三种以上颜色,每种颜色就要分五到六种色差等级。如果是构图复杂的作品,其颜色会达到上百种之多,一幅逾数米宽高的作品,要做到数千种颜色协调自然、相辅相成,不仅需要天赋异禀的色彩驾驭能力,更需要多年的磨练揣度,才能信手拈来而不逾规。

而这些在叶伟娜看来,早已轻车熟路。

提到对刺绣的喜爱,叶伟娜笑着告诉记者,自己五六岁时便会绣东西,至今还保留着儿时绣的枕套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叶伟娜越来越认定了“画绣”才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追求,最丰厚的财富。

于是,二十多年前,叶伟娜便开始了她的追梦。

上海画绣作品《贵妃醉酒》

叶伟娜的画绣,突破了传统刺绣以绣花鸟山水为主的束缚,大多以绘画作品为蓝本。作品第一系列以敦煌壁画作品为主,第二系列以逸飞油画作品为主,第三系列以范曾国画作品为主,第四系列以人物肖像为主。

曾有专家这样评论叶伟娜的作品,“画绣集各大名绣的长处,尤其把以画入绣的明代上海露香园顾绣传统技艺发挥到了极致,并进行开拓和创新,形成了超凡脱俗的上海画绣艺术风格。”

这是对叶伟娜二十多年来钻研绣艺的一种肯定,亦是对传承画绣技艺的一番期冀。

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。二十多年的不懈坚持,也让叶伟娜实至名归。

《手画手》是荷兰画家埃舍尔的浅色素描,而叶伟娜将其重新演绎,赋予了这幅世界名作新的生机,丝线的光泽让整幅画增添了立体感,尤其在手指的筋络部分,皮肤的皱纹分外细腻清晰,驻足欣赏,回味无穷;《引路菩萨图》是幅不大的绢画,蕴含了温婉庄重之美。原作现藏于大英博物馆,叶伟娜同样为这幅画注入了新的活力,在飞针走线中,让流失海外之国宝的耀眼光芒重现在中华大地上;《弦乐四重奏》蓝本为陈逸飞原作。作品色彩凝重,线条却又富有流动感,4位提琴手手弦相连,优美流畅的拉弦动作,就像充满了节奏的线条,律动跳跃,四重奏交织协调的音韵,似乎像潺潺的流水从琴弦中流淌出来。

而《手画手》和《引路菩萨图》两幅画绣作品也分别获得“中国书画刺绣陶艺进军米兰世博”传承创新大赛的金奖、特别金奖。

上海画绣作品《韩幹真跡》

不仅如此,叶伟娜的画绣作品被评为第三批上海市工艺美术精品,并先后获得第10届和第11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展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奖。2013年,她被授予“中国工艺美术协会全国十大杰出工艺设计艺术家”称号,“上海画绣”也通过了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评审。2014年秋季,叶伟娜作品赴日本展出,并获得了第二十四届全日中展日中书画艺术大展艺术金奖。

如今,叶伟娜已创作了近二百幅作品,可当记者问道对哪幅作品最满意时,叶伟娜这样回答:“每一幅都倾注了我无尽的心血,每一幅我都满意,这么多年来,我也遇到过很多挫折,可从来没有卖过一幅作品。它们就像我的孩子,割舍了谁,我都会心痛。”

上海画绣作品《捣练图》

叶伟娜的作品总是充满了灵性,它们会呼吸,能传神,也相信在未来,它们可以跨越千年时空,与欣赏者对话,讲述着历史,传承着文明。

“一针一线”敦煌梦

拿着放大镜,前敦煌研究院院长樊锦诗对着照片中的《观无量寿经变图》看了足足3个小时。

放下手中的放大镜,樊锦诗说了两个字:漂亮。

而这两个字,也让叶伟娜如释重负。

历时7年零2个月,使用377套数,1805色线,每一位菩萨衣服的配色都是独一无二,由叶伟娜领衔指导12位匠师共同制作完成的这幅《观无量寿经变图》,题材源于敦煌榆林25窟南壁,而要讲和敦煌的缘分,则要从九年前说起。

2011年,第一次来到敦煌的叶伟娜被眼前的一幅幅画面所惊艳,虽然很多壁画已剥落,无法再现昔日的恢弘,但气势依旧,精美依旧,站在壁画前的叶伟娜被深深震撼了。

“敦煌有几辈子都做不完的主题。”下定决心的叶伟娜,开始圆她的敦煌之梦。

万事开头难。第一步画底稿时,叶伟娜便遇到了不小的难题。

莫高窟中,《观无量寿经变图》已有很多处脱落,想要复原画中诸圣众的衣服、配饰、建筑的颜色十分困难。

为此,叶伟娜四次前往敦煌,到敦煌研究院取经。同时,她还查阅了大量文献,常常在上海图书馆一待就是一天。为了更精确地勾勒出图中建筑的形态,叶伟娜还专程去往日本,到寺庙中去寻找榫卯结构。

一年半后,底稿出炉了。

有了底稿,接下来就要绣。刺绣是安静的,捻针线在绣布上,需要的不仅仅是娴熟的技艺,也需要幽静的空间。

为此,叶伟娜在乡下租下了一套农民房,雇来12名绣工,开始了敦煌主题的创作。

“我们租的那个房子,旁边塔林,几乎没有人烟,傍晚开车进去,常常是云雾弥漫看不清道路。”叶伟娜告诉记者,在这个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,他们自己种瓜种菜、酿酒酿蜜,虽然生活清苦,但却信念坚定。

然而,凡成大事,坎坷磨难必然如影随形。

为了维持开支——房租、员工工资、丝绸原料等的采买,叶伟娜捉襟见肘了。

“其他都好说,关键是工人的工资,这是绝对不能拖的。”怎么才能补上这个“窟窿”?叶伟娜和丈夫商量后,做出了一个决定——卖掉一套房产。

卖房子补“窟窿”,这并不是叶伟娜第一次做,这次卖掉的是第三套房产,也是他们的最后一套。从此后,叶伟娜和丈夫成了租房一族。

“丈夫常常说我‘败家’,但他其实是很支持我的,我们卖掉最后一套房子的时候,他便说,以后再想‘败家’都没的败喽。”说到这里,叶伟娜无奈地一笑,“除了卖掉房产没有其他路可走,很多人建议我卖掉作品,可我舍不得,这么多年来,我名下创作的近两百幅作品从来没有卖掉过一幅。”

十年磨一剑,经过了7年零2个月的精心绣制,《观无量寿经变图》完工了。

“在绣制的过程中,我们都是将绣完的部分先卷起来,所以在完工前,我并没有见到过这幅作品的全貌。”叶伟娜永远不会忘掉她第一次看到《观无量寿经变图》全貌时的感受,“震撼,那种感觉像是每根神经都过了电,那时那刻,所有的辛苦、委屈、无助全部化为云烟,一切都是值得的。”

如今,叶伟娜已经创作了敦煌系列画绣十余幅,并会将“敦煌梦”继续写下去。

“一针一线”有传承

7月12日,程家桥街道四楼,“上海画绣”工作室启用仪式上,一批画绣爱好者左右端详着叶伟娜的作品。

他们有的打开手机闪光灯仔细欣赏,有的和同伴低声交流对作品的看法,有的则询问起工作室今后培训的时间。

而作为艺术匠师,叶伟娜最大的心愿就是将她所创立的这门艺术传承下去。

为此,2018年6月,居住在程家桥社区的叶伟娜与程家桥街道签订了《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社区传承传播工作协议》,正式把“上海画绣”引入了社区推广的层面;2018年8月,她开办了第一届“画绣课堂”学员班,让更多喜爱这门技艺的人加入到上海画绣的传承队伍中来。

2018年6月起至今,叶伟娜已在社区举办了4场画绣展,吸引了社区居民甚至许多外国友人前来参观学习,进一步推动非遗融入民众日常生活,也点燃了居民期望参与非遗画绣技艺的热情。

而“上海画绣”工作室揭牌后,叶伟娜将带领她的画绣课堂走进社区党建联盟单位,走进白领,走进校园,让越来越多的人关注这门艺术,亲身体验这门艺术。

“要让非遗活起来,不要让技艺变成记忆。”这是叶伟娜最大的心愿,而让她得偿所愿的,则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小伙子。

姜文魁是叶伟娜唯一的徒弟,跟随她已十年有余。

“我的学生,必须安得下心来,耐得住寂寞,对刺绣有兴趣,对上海画绣有梦想。”说到这里,叶伟娜看着自己的徒弟点了点头,“小姜就是这样的人。”

“上海画绣的基本手法,与四大名绣没有本质区别。因此,要创作一幅大幅作品,也需要花费几年时间。如果我一个人能创作出大幅作品,真的要变成千手观音了!所以需要有得力的帮手。”叶伟娜告诉记者,“从艺术的角度来说,引入一位男性,可以丰富上海画绣的艺术语言。”

“对徒弟最大的希望,就是他也拥有自己的传承人。”叶伟娜语重心长地说。

采访间隙,记者想亲自尝试一下画绣,于是,姜文魁拿出一支笔短短两分钟时间,便在绣布上勾勒出了一朵牡丹的轮廓。

如今,创作作品时,经常会出现这样的情况——叶伟娜负责设计配色线,姜文魁负责绘画底稿。

“为了画绣事业,我没有生孩子,这也少了很多牵挂。早年间,我便签了遗体捐献书,能够让我牵肠挂肚的,就是画绣的传承。”叶伟娜告诉记者,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建一个画绣美术馆,把她几十年的作品都放在里面,让画绣得以保存,让技艺可以流传。

“如果说除了画绣以外的梦想,我想,当我真的在艺术上取得大突破以后,我一定要留一次长发,穿一次旗袍,踩上一双高跟鞋,活一回自己。” (来源:长宁时报)

注意:如无法下载附件,请右键“目标另存为”即可。

相关报道

孝义文明网 漯河文明网 蒙自文明网 长沙县文明网 二连浩特文明网 黑龙江文明网 四川文明网 天津河东文明网 河源文明网 漯河文明网